做完民事调解还做心理抚慰这个人民调解员有点爱“自找麻烦”

九龙报 2019/1/8 12:41:00

“何老师,韩大爷又来了,你干脆给他出个终止调解协议函嘛,他儿媳都不来了,这个事情怎么调解嘛。”1月7日上午9点,渝州路街道辖区居民韩某(为化名)与往常一样,准时准点来到街道,并径直往六楼办公室走去。

何跃正在为韩大爷做心理抚慰

张某为何跃送来锦旗

听同事说韩大爷又来了,正在四楼工作的人民调解员何跃急忙跑上楼将他接往一楼调解室,并为他端来一杯热腾腾的开水。在何跃看来,韩大爷的事情仅仅是一起民事纠纷,但若草草了事,很容易诱发成刑事案件。

倾听交流两小时,掌握老人的“三步曲”

“经你调解后,现在儿子对我有所转变,但儿媳还是老样子,我都83了,还有几天呀。”坐下后,韩大爷诉起苦来,从自己的辛酸史到抚养儿子和成家立业及他为家人做出的贡献,再从国内事聊到国际大事,最后谈到家事,尤其是对儿媳的不满。这被何跃称为“三步曲”。

原来,韩大爷由于与儿媳儿子不合,近来一直在闹矛盾。前期经街道调解后,儿子对他已有明显变化,老人还向街道送来一幅“为老人排忧解难 不辞艰辛办实事”的锦旗。但儿媳与他的关系仍未得到改善,韩大爷说:“我生病住院,儿媳来看我,对我不闻不问,坐公交车碰巧遇上也不向我打招呼,她要么写检查向我道歉,要么就离婚。”

据何跃介绍,在之前的调解中原本三人都要签订调解协议书了,但由于韩某言语犀利,儿媳当即放弃调解,直至现在也不松口,“她儿媳说,自己在身怀六甲时由于夫妻吵架,曾向韩某写过检查并当面下跪道歉,这次他故伎重演实难忍受,尤其是在准备签订调解协议书时,韩某话语太难听,不想再忍受,即使离婚也罢。”更糟的是,此后儿媳再不愿出面调解。

目前,在双方都不愿松口的前提下,何跃不断地在两方之间斡旋。一方面,通过电话和微信,与儿媳沟通,做思想工作,讲情、讲理;另一方面,面对每周一上午定点到街道来的韩某,都耐心倾听至少两小时,和他共情,做好心理抚慰。何跃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尽可能让双方冰释前嫌,家人生活幸福美满。

开展心理引导,成功追回订金1.8万元

曾在西南政法大学学习法律和新闻学专业的何跃,毕业后从事过17年的报媒工作。2012年,通过自己努力还考取了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我一直都想、也喜欢做调解工作,以前自己是通过笔杆子来帮助当事人进行呼吁,但未能从他们内心深处给予帮助。”2017年他来到渝州路街道做人民调解员,不久就接到一起大家都认为不可能调解成功的民事纠纷,甚者有人向他支招请当事人向法院起诉等。但何跃二话没说,一手接下。

当事人张某(化名)在渝州交易城经营服装生意,通过中介准备购买陈某的房屋。在签订前期协议时,自称文化程度低、不识几个大字的她没有注意合同上“定金”与“订金”之间一字之差的关系,同时合同上要求的次日支付首付款也未能真正理解。时隔多日后,被中介和业主告知其自行违约,不退换已支付订金2万元。

“这个社会大家挣钱都不容易,她虽然做服装生意,但身体有病;按照法律,你不退她的订金也没得啥子,但从道义上过不去嘛,而且你们房子现在卖出去肯定还多卖了几万元······”在何跃循序渐进的心理引导下,当事双方彼此打开心结,由原来激动的情绪逐渐平静下来,站在双方的角度思考问题,最终各退一步。不久后,张某拿到了退回的订金1.8万元。

在何跃看来,人民调解员既是防火墙,又是减震阀,理所应当把潜在的矛盾纠纷化解在基层。而调解是一门技术活儿,在调解过程中应该情、理、法并重,辅以心理学知识,注意观察当事人双方的微表情,以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尤其是针对老年人与子女的关系问题,他计划今年组织辖区老人开办老年人心理健康讲座,提升家庭生活幸福感。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图片、视频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图片、视频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畅游所有功能,享受平台服务,请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