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个儿子3个从军英雄母亲田妈妈收了几十个“儿女”

华龙网 2019/4/5 15:37:53

一位86岁的老人,四个儿子三人参军,幺儿子英年牺牲成为烈士,但她却在幺儿去世后,收获了上百个来自天南海北的“兵儿子”“干女儿”,她是田伯芬,一位不等不靠的英雄母亲。又一个清明节即将到来,昨(3)日晚,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记者跟随田妈妈其中一个“兵儿子”——陆军军医大学第二附属医院新桥医院的孟召友医生一起,拜访了他的“田妈妈”, 见到了这位性格爽朗、独立乐观的英雄母亲。


31.jpg

孟召友(右二)和田妈妈(左三)在一起 受访者供图


一位烈士的母亲


3日傍晚,华灯初上,孟召友结束了一天的诊治,安顿好一个刚收治的脑溢血病人,匆匆交代好同事注意事项,来不及喝口水,就开始赶往“田妈妈”位于沙坪坝区石井坡街道团结坝社区的家。清明节快到了,他怕“田妈妈”思念老伴儿和儿子,提前陪陪老人,并看看她的身体状况。


“清明节我不能休假,工作比平日还忙,提前去看看她,加班的时候也更安心些”,一天的诊治下来,与无数病人的耐心沟通,孟召友嗓子有些疼。


不太宽敞的街道,却清扫得很干净,路边的窗户里传出炒菜的香气。虽然在重庆生活了多年,这个山东小伙儿还没习惯重庆“复杂”的道路结构,平日里到其他地方都必须要导航帮助,到田妈妈家的路狭窄而弯曲,孟召友却在夜色中熟门熟路找到田妈妈住的那栋小楼。


32.jpg

沙区退役军人事务局局长万天武定期走访慰问田妈妈 受访者供图


这是一幢老式居民楼,田妈妈家在六楼顶楼,六十来平米,住着一家三代四口人。


“吃晚饭没?快进来坐。”一开门,首先就是爽朗的笑声和热情的招呼声,田妈妈像关心子女一样问候着我们,精神矍铄的她微笑起来露出一口健康的牙齿,丝毫不像耄耋老人。


走进家里,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看到,客厅里放着一张大床,挤在沙发和餐桌旁边,一台老式电视机摆在双屉桌上,纸箱上还晒着一排草药。


这个家,一切的装饰都显得陈旧,唯有一面墙特别“亮眼”。


墙上挂着四个画框,每个画框的角都特意包着。画框里是“保卫边防”的牌匾、烈士证明书、荣誉证书,以及生日留影。


33.jpg

石井坡街道团结坝社区书记杨春敏与田妈妈聊天 记者 王庆炼 摄


田妈妈有四个儿子,三人参军,那张烈士证明书属于小儿子何田忠。何田忠30多年前在一次边境作战中光荣牺牲,荣立一等功,时年21岁。由于打击太大,和何田忠关系最好的二哥也因此精神失常。


“如果幺儿还活着,现在也该是60岁的人了”,儿子牺牲,田妈妈和老伴儿心里很痛,但他们不知道儿子葬在何处,不知道该去哪儿给儿子扫墓,“有机会再看儿子一眼”成了老两口最大的心愿。


2009年5月,在社会各界人士的帮助下, 田妈妈和老伴儿几经辗转找到了位于云南屏边的墓地,时隔30年再次“见到”小儿子。2014年12月,在山东省拥军模范朱呈镕及热心人士的帮助下,田妈妈再次为儿子扫墓。2016年,田妈妈和家人在石井坡街道和团结坝社区的帮助下再次前往屏边为儿子扫墓。


在寻找和“扫墓”过程中,田妈妈收获了来自天南海北的“兵儿子”和“干女儿”,他们中有儿子当年所在部队的战友,有像孟召友这样的志愿者,还有很多社会人士。


34.jpg

田妈妈家挂着孟召友等“儿子女儿”在医院为她过生日的照片 记者 王庆炼 摄


一段7年的守护


在田妈妈的小本本上,一行行记着所有“儿女”的详细住址和电话号码。


医生孟召友也是她众多儿子中的一个。他在2012年结识田妈妈,从此便守护了老人7年。


“小孟,真成了我的‘家庭医生’了。”谈起孟医生,田妈妈眼里流露出道不尽的感激和关爱,“上次晓得我生病了,他刚刚连到做完三台手术,连续24小时没休息,一下手术台知道我病了,就急忙跑过来看我。”


每个月,不管多忙,孟召友都得去一趟田妈妈家,为她送去当月的药品,去年生病出院后,田妈妈需要长期服用一些疏通血管的药物。“我不想总是麻烦小孟,他工作那么忙还来为我奔波”,田妈妈悄悄叫儿媳妇拿着药盒去周围的药方询问购买,却被告知都是处方药物,外面的药店并没有出售。


在7年的时间里,孟召友发挥着职业“特长”,为田妈妈的身体健康保驾护航,而田妈妈也像心疼儿子一样心疼孟召友。


每年春节,孟召友都会收到田妈妈亲手做的腊味,那是“母亲”的味道。就在不久前,他还收到了田妈妈亲手绣的清明上河图。这幅刺绣有1米多长,田妈妈断断续续绣了一年多,一针一线里,全是言语无法表达的爱意。


除了送东西表达心意,田妈妈还会在微信上留言表示关心。


“我知道他很忙,我不打扰他。”田妈妈说,不能因为老了就给别人添麻烦。


35.jpg

“兵儿子”们教会了田妈妈使用微信 记者 王庆炼 摄


一个撒谎的秘密


田妈妈这个“可爱”的想法也催生了一个善意的谎言。


去年11月,孟召友及陆军军医大学的同学萌生了为田妈妈庆祝85岁生日的想法。


临近生日,一通电话可让孟召友纳闷了。


“你们不要来给我过生日,我不在家。”田妈妈在电话里强调不要麻烦了。


“说好了的哦,田妈妈,人都组织好了。”孟召友为临时变卦有点“郁闷”。


“哎呀,不要来嘛,我不在家,到长寿走亲戚啦。”田妈妈支支吾吾撒了个谎。


后来,经过多方打听,孟召友才知道是田妈妈生病住院了,她撒谎是为了保守这个“秘密”,怕“兵儿子”“干女儿”们担心。


得知消息的孟召友赶紧到田妈妈住院的医院,与医生商量她的诊治方案,到了田妈妈生日这一天,孟召友和同事、战友们给了田妈妈一个惊喜——在医院为她庆祝生日。


当看见满屋子的官兵和医务人员,当蛋糕车缓缓进屋,当生日歌唱响,田妈妈被深深感动,热泪盈眶,几度哽咽。


田妈妈的“谎言”被拆穿,她既责怪又欣慰。她责怪这群孩子不听话,责怪自己为别人添了麻烦;她欣慰有生之年能有这么多“儿女”陪着过生日,吃蛋糕,吹蜡烛许愿。


在墙上挂的那张合影里,田妈妈脸上洋溢的笑感染着身边人。


36.jpg

老伴儿在遗言中让田妈妈代替他再向组织交最后一次党费 记者 王庆炼 摄


一份特殊的遗言


就在田妈妈出院后不久,何爸爸却突发疾病去世了。他留下了一份特殊的遗言,这份遗言也被田妈妈记在了她的小本本上。


遗言里这样写道:“我俩(夫妻)都是老党员,一辈子感谢党的培养。我死了,不给党组织提任何要求。一是再向组织交最后一次党费;二是把儿子何田忠牺牲前的照片和烈士证照片放到我的骨灰盒里;三是不要亲朋好友及社会好心人的任何慰问;四是再去云南屏边烈士陵园祭奠儿子的时候,带上我的一份遗物……”


看着小本本里记下的遗言,石井坡街道团结坝社区书记杨春敏忍不住插话。


“老两口都是党龄近60年的老党员了,作为烈士家属,他们一家人从来没有主动提过任何要求。”杨春敏告诉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记者,就连说把她家客厅的窗帘换新,田妈妈也总说“不用了,是好的,够用。”


“现在的日子好了,我没得啥子要求”,当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记者问起田妈妈还有什么需要时,她乐呵呵地告诉我们:“政府给我发放了烈属优待金,我们区里退役军人事务局也经常上门来关心我的身体,每逢节假日街道社区都是大包小包的礼物给我送来,我没有什么需要”。


“英雄不能被遗忘,英雄的家人也不能被遗忘”,沙坪坝区退役军人事务局局长万天武告诉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记者,他们将继续定期上门走访,关注田妈妈的身心情况,与街道一起做好田妈妈的日常照料工作,并号召更多人向英雄母亲田妈妈学习她不等不靠的精神。


(首席记者 张雅萍 记者 王庆炼)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图片、视频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图片、视频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畅游所有功能,享受平台服务,请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